轻点鼠标阅尽“敦煌遗书” 珍贵文献数字化回归国家图书馆

时间:2018-03-16 03:43:10 作者:新民文化 阅读: 5261 点赞: 55 分享: 53

图说:此次发布资源中存世最早的拓本文献唐太宗《温泉铭》(P.4508) 网络图

一个多世纪前,“懂行”的汉学家伯希和挑选了敦煌遗书最好的部分,带回法国。近日,这批珍贵文献终于数字化回归,登录中国国家图书馆(下称“国图”)“中华古籍资源库”,大大充实了四至十一世纪中华文化典籍数字资源,使学者更清晰地看到中华文化发展足迹。

最好的都在“法藏”

法国国家图书馆藏(下为“法藏”)敦煌遗书包括汉文文献2700余号、藏文文献4000余号,此外有梵文、回鹘文、于阗文、粟特文、希伯来文等文种的珍贵文献,总数达7000余号。本次发布的共计5300余号3.1万余拍。

煌煌大观的敦煌遗书,堪称中国中世纪的“百科全书”,每一本都反映出丰富的历史信息。法国伯希和因其汉学家和版本学家的背景,虽比斯坦因晚一年抵达敦煌藏经洞,却挑出了《大藏经》未收的佛教文献、带有年代题记的文书写卷、用中亚古文字写就的珍贵文献等。

国图古籍保护中心办公室主任林世田介绍,唐代和尚义净所著《南海寄归内法传》,被伯希和列为法藏敦煌遗书汉文文献第一部。义净的名气远不及玄奘和法显,但实与两人同为西行求法成就最高的三位高僧。三人的足迹覆盖了陆上丝路和海上丝路,玄奘陆路来去,法显陆路去、海路回,义净则是海路来回。这本《南海寄归内法传》不仅讲了印度、南洋和中国的佛教戒律,还与玄奘的《大唐西域记》和法显的《佛国记》一样,记述了大量历史地理,是研究唐代中外关系和一带一路的重要资源。

图说:《沙州都督府图经》 网络图

法藏排名第三汉文文献《十王经》是《大藏经》中没有收录的佛教文献,且图文并茂,生动易懂,国图仅藏有其纯文字版本。编号靠前的《唐开元水部式》,完整地记载了唐代国家水利建设律法和农田灌溉管理手段等,非常珍贵。

比看原件还清晰

敦煌遗书散藏于法、俄、日、俄、德等多个国家,近年,国际敦煌项目不断推进,参与各国按照共同标准数字化敦煌遗书。国图馆藏敦煌文献1600多卷,世界藏量第一,数字化也在进行当中。

国际标准对遗书图片质量要求非常高,要求一次拍摄后,无论用于何种用途,都无需再拿原件。学者特别欢迎高像素图片,因为敦煌遗书上有修改和涂抹的痕迹,大图可尽情放大,看得非常清晰,便于研究,比看原件还要好。

国图从法图服务器上下载这些敦煌遗书的图片就花了好几个月时间,传输后又按编号逐一整理,并将学术界最新的研究成果吸收到编目中,前后共耗时两年多。

国图在介绍法藏敦煌遗书数字资源使用方法时,提到了“王重民”和“施萍婷”二人,这是我国敦煌学界的两位老前辈。上世纪60年代,国图老馆员、代馆长王重民主持编纂了《敦煌遗书总目索引》,90年代,施萍婷又主持编纂《敦煌遗书总目索引新编》,编目中吸收了法、俄、德等国最新的敦煌学研究成果。上海古籍出版社也与法国图书馆合作出版《法藏敦煌西域文献》34巨册,从1995年首册出版起,历时10年,终于圆满完成,堪称文化界的浩瀚工程。

图说:欧阳询《化度寺故僧邕禅师舍利塔铭》(P.4510) 网络图

数字化促进传播

国图中华古籍资源库现已上传数字资源23000多部,主要是宋代以后的刻本文献。宋代以前,我国的知识传播主要是靠抄本、写本,法藏敦煌遗书主体即为写本,少量拓本和刻本,且大量是四至十一世纪文献。这样一来,国图“从四世纪一直到1912年以前的所有文献都比较丰富了,中华文化发展足迹清晰明了,研究起来也更为方便。”林世田说。

国图是世界上最大的公共图书馆,也承担着国家数字图书馆的建设重任,目前国图数字资源已有1532多TB,数字图书馆去年访问量超过9.1亿次。“数字化是我们提供公共服务最重要的手段之一。”林世田说。

数字化的法藏敦煌遗书大大方便了学者的研究,登陆国图网站即可查阅。1995年出版的《法藏敦煌西域文献》,八开本铜版纸印刷的图册,一册份量就不轻,林世田开玩笑说“女生能抱动五本就不错了”。价格也高得令人咂舌,全套定价1740元。而且,当时采用缩微胶卷拍摄,编者虽对胶片质量一再论证,后期技术改进,清晰度也有提高,但远不如今日高清晰度的数字资源。可以说,“敦煌遗书以统一的标准数字化,促进了它在世界上的传播,有标志性的历史意义”。

林世田还提到,国图承担了中华文化百部经典的出版工作,也在思考创造性地转化,把我国历史上的经典用现代的语言阐释出来,更为广泛地传播。(新民晚报记者 姜燕)

相关阅读
推荐阅读